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视频通信

“新高速路”上的摇滚——有线电视网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二)

2/14/2005来源:视频通信人气:13498

“新高速路”上的摇滚——有线电视网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二) 天生“富矿”必有用 对大多数人来说,广电和电信之争并不是和他们利益直接相关的话题。商家和老百姓关 心得更多的是,第二套基础网络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商业机会和好处?要回答这个问题,首 先得了解有线电视网的特点和优、劣势,了解现有的有线电视网为进一步发展打下了什么样 的基础。 关于有线电视网和电信网的比较早有论述,最为突出的一点,就是有线电视网入户的同 轴电缆带宽优势明显。有线电视网和电信网在干线上都采用光缆,区别在于入户的“最后一 公里”。有线电视网入户的同轴电缆带宽有550兆Hz系统、750兆Hz系统和1000兆Hz系统,而 电信入户的双绞线带宽是5000Hz,带宽相差10万倍。其实在信息网络中,干线网长度所占的 比例并不高,总长度80%以上都是接入网。电信的双绞线成为最后一公里的瓶颈,而有线电 视天生在最后一公里具有优势。 有线电视网另一个优势是入户率高。邮电统计公报数字表明,1998年底全国电话用户87 53万户。有线电视用户今年总数也达到8000万户,收视人口过亿。这两个数字中,前者包括 相当部分单位电话,后者则是真正联到百姓家中。有线电视在城市的普及率非常高,在农村 也由于广电总局局长田聪明倡导的“村村通”,普及率逐渐上升,做得较好的黑龙江农村据 说已达到了40%的入户率。 有线电视网具有广播式传输、有条件接收的特征。优点是为少数用户和多数用户提供服 务的成本差不多,网络规模越大,用户数量越大越能更好地体现效益。缺点是在接入网端为 非双向的,而要改造成双向传输的费用又非常高。 中国有线电视8000万户的用户规模是世界第一。但是放着这样好的网络资源,只有少数 有线电视台开展了数字、数据或多媒体传输业务。一般有线台传输现有的几十套模拟电视节 目只占用了大约1/3的带宽资源,约2/3带宽闲置。 全世界的有线电视都是产业化经营,而且是个不小的行业。中国的有线电视资源是座没 有大举开发的“天然富矿”。进行产业化改造、在这个网络上发展基本业务之外的扩展业务 和增值业务,成了中国有线电视物尽其用、寻求更大发展空间的必然考虑。 基本业务、扩展业务和增值业务是广电业务的一种分类。基本业务是传播党和政府的声 音、满足百姓基本信息和基本娱乐需要的电视节目,比如中央一至五台和各省市一套节目, 这部分业务基本不收费;扩展业务是针对特定人群的特殊需求制作的付费节目,比如电影频 道、围棋频道等;增值业务就是利用有线电视网进行的交互式数字、数据、多媒体传输业务, 比如视频点播、计算机网络接入等。 我国有线电视的现状是,基本业务没问题,扩展业务也有了一些。比如在山东淄博市, 我们看到了淄博新闻频道、综艺频道、影视频道。各地也都有诸如生活频道、体育频道的节 目,但针对性不强、细分不够,打开电视,“‘小燕子’满天飞,一年能看二十遍”。这样 的质量和数量,要想让人们为每个频道单掏钱是不可能的,只得一揽子收取一些费用。至于 增值业务,在增值业务研讨会上,各地有线电视台的台长们总结说:“想得很多,说得热闹, 点子不少,做得还少。” 光扩展业务和增值业务的前景就够各有线台踢打一阵了。不过,有线电视网的鸿鹄志并 不止于此。“ip和有线电视的技术特点颇为相似,特别是广泛承载IP通信的以太网技术也具 有广播式传输、有条件接收的特点。IP技术和有线电视网络相结合,是低成本、平民化接入 信息高速公路的最好手段。”以有线电视干线为主要承载的“高速互联网”正是有线电视网 的雄心所在。 一位地方有线电视网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我理解,广电总局是让我们在各地需求和实 际能力的范围内自己先搞,尽量开展现阶段可以做的增值业务,你能看到哪块有利益你就快 上,扩充实力,为有线电视网成为多媒体公众信息网做准备。”而广电总局又已经把眼光放 远到国家宽带高速互联网了。 有人判断,程控交换机和双绞线的窄带网络还有十年的寿命,宽带IP网大行其道还有五 六年时间,这是一次“互不衔接”的革命。难怪广电挟有线电视网的带宽优势而自重,认为 “谁拥有同轴电缆网,谁就拥有生机勃勃的明天”。组建宽带高速互联网,有可能让中国越 过低速互联网的时代,进入架构在有线电视网干线上的高速互联网,“这是这次革命对中国 的长远影响”。 更上层楼的技术改造 有线电视网虽然前景乐观、但在技术和体制上还有重重障碍。“自下而上”的有线电视 网是由一个个孤立的共用无线网整合为区域性有线电视网发展起来的、以前一直是各自为政, 所谓全国性有线电视网到现往还不能说已经真正联通。一个不成为网的网显然难当大任,全 国联网是首当其冲的技术改造关。 联网其实也是“自下而上”开始的,比如淄博市将所属5区3县的有线电视网联起来,山 东省再把所属各地市的网络联起来。山东、浙江等十余个省及直辖市基本建成了全省(市) 范围的有线电视光纤传输网络,形成了以省(市)台为龙头的有线电视网络。其他省也根据 各自的情况分别进行了区域联网工作。现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的整合正在进行,作为广电 局网络工程处主任,方宏一说:“我做的事情就是负责把边角的地方联起来,地区网的边角 联起来就是一个省网,省网的边角联起来就是一个国家干线网。现在我们这个国家干线网已 经联起来了,国家干线已经有14000公里。”网络基本联起来之后就要开通,“我们现在在 外面主要跑的就是开通的事情。” 做基本业务和扩展业务无需对网络进行多大改造,增值业务就需要动干戈,主要是解决 双向回传和交互的问题。“我们的有线电视网需要什么样的改造呢?我们的国家干线和省级 干线上面已经有了最先进的宽带IP技术和SDH(数字同步系列)传输技术、这上面不存在什 么主要问题了。”方宏一告诉记者,“我们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城域网也就是HFC网(混合光 纤同轴网络)的改造上。城域网的改造也分为城域干线改造和接入介质的改造。” 城域干线网的改造遇到了选择“下里巴人”技术还是“阳春白雪”技术的问题。“阳春 白雪”的做法是用ATM技术,这适合像银行、政府、商务大厦等需要更加安全可靠的专线用 户,但比较贵。“下由巴人”的就是IP技术,假如城域范围内都用IP的话,造价大约是ATM 的1/2 ,广电总局的人士表示”针对广大普通用户,我们倾向于用IP”。有的城域网采用 ATM和IP相结台的方案。据了解,地市一级采用的技术五花八门,可以说各个梯次的都有, 比如淄博用的程控交换机、青岛用的ATM,济南是ATM+IP,大庆准备上SDH,牡丹江用的是 IP。 在接入介质的改造方面,方宏一说:“最后一公里改造的问题我们也有了突破,用户分 配端的设备已经研究出来,每户人家大概是10兆比特数据流的出口,接入费用为初装费200 元、年费几百元钱。不过设备批量生产并在千家万户推广还需要一个过程。” 城域网改造技术的不尽统一,会对整个网络的联通不利吗?广电的解释是:我们是以当 地的需求和经济实力为导向。有线电视网有近期的目标也有远期的目标,大家的远期目标是 统一的,就是把800O万有线电视用户乃至将来1亿有线电现用户,带入到宽带IP的世界中, 用电视获取声、像、数据信息。大概一五年,1亿用户的网络上将有大量的交互信息。在远 期目标一致的情况下,我们的接口标准都是一致的,我们在干线上面已经统一了这些标准。 但我们充分照顾到有线电视发展的阶段性和地区不平衡性,以及技术梯度的逐步统一过程, 不一定最先进的就是最好的,只有最合用的才足最好的,关键要有助于占领市场、锻炼队伍、 增加实力。改造之后,在每个城市中基本都要提供1G到2.5G的出口。 在“中国有线电视”网页上,记者看到消息,上半年广电总局召开国家标准专家审查会, 对广播电视光缆干线网同步数宇体系(SDH)传输接口规范标准进行审查。4月,总局广播影 视信息网络中心起草的厂播影视光缆干线网工程建设管理暂行办法和广播影视光缆干线网工 程施工验收暂行技术规范通过专家审查并开始执行。 有线电视网将来还要承担做为国家高速互联网干线的任务。“为配合高速互联网的进度, 把有线电视国家干线网建设的进度也抓紧了。”有线电视国家干线网要与高速互联网配套, 也需要进行技术上的调整,“因为高速互联网对权限的要求比较严格”。据介绍,在干线联 网开通的基础上,以有线电视干线为基础的高速互联网采用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IPOVER DWDM架构。 体制别再绊脚 有线电视网经历看一场整合和改造。这种整合和改造,不仅是以上所说的技术决策和实 施的过程,还是一个体制艰难转换的过程。 广电总局网络信息中心副主任马明一语中的:有线电视网一大劣势是体制。中国的有线 电视自然生长起来,不是一个规划产业,有系无统,无法发挥本应发挥出来的巨大作用。要 根据网络现有的技术、物理倩况、政策环境、市场需求来开展增值业务,面临的另一个重点 任务就是想尽办法把它合起来。 “合”除了技术上的合之外,更难的是体制上的合。地方有线电视台是地方政府广播电 视局下属单位,广电总局只能业务指导,“钱不是你拨的,官不是你封的”,像“一锅土豆 ”,谁也不挨谁。地方有线台靠收有线电视收视费,小日子也过得不错,人称“有钱电视台 ”。发展增值业务可以,联网可以,可怎么联。谁来出资,收益怎么分、全是问题。 有线电视自下而上发展起来,进一步发展的好点了也常常自基层来,山东淄博市就是个 好例子。淄博市参加增值业务研讨会的代表丁正前脚从北京回到淄博,记者后脚就跟踪而 至,了解到淄博“网合分离,网络经营企业化、股份化”的情况。 淄博市有一点很特殊:城乡混杂。下辖5区3县,5个城区互不交界、中间为农村(县) 所隔。每个区每个县都有有线电视台,归各区县广播电视局管理。因此,作为淄博市广播电 视信息网络副主任的丁正说:“我们像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中心一样,手底下没有一个有线电 视用户。”也就是因为这个特殊性,淄博市的做法才具有了一定的可参照性,“这个模子放 大了就是山东省,再放大了就是全国。 所谓网台分离就是把网络这块从有线电视台独立出来,然后企业化运作。绝大多数地区 是网台合一的,搞增值业务常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电视台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怎么好好地 搞起计算机接入等经营业务了?把网络独立出来问题就迎刃而解。而淄博市从来就是网台分 离,淄博广播电视信息网络中心和淄博市有线电视台是淄博广电局下属的同级单位。这也许 是淄博在体制方面走得比较快的先天优势。淄博广电网络中心的前身是光缆传输工程指挥 部,负责用光缆把一个个共用天线系统连接起来,成为淄博有线电视网络。1997年,光缆联 网做完了,网络的富余量很大,开始考虑进-步开发做增值业务。一搞增值业务,马上面临 再投入问题,主要是终端设备的投资。各个区县广播局负责人坐在一起,谈起增值业务,大 家都说好,但是当提到投入的钱怎么个分摊法时,就谈不下去了。 丁正说:“刚开始根本没考虑搞什么公司来操作,哪有这种思路。就觉得大家都是一个 系统、充分利用各自的网络和市里的干线网引进新业务,需要投入的时候根据实力各自出 资,有好处后一块分分就完了,利益是一致的。”可大家谁也管不了谁,无非市一级的“土 豆”大一些,区县的“土豆”小一点,需要经营需要投入的时候产生了矛盾。“1997年下半 年,开始考虑操作公司。因为对网络的管理要求有很强的一致性,包括技术、经营、指挥的 一致性。比如电力网、电信网、铁路网,都是条条管理的。” 丁正他们想了一个“被逼出来的办法”:淄博市广播局系统的职工自愿筹集了“一笔不 小的钱”,注册了一个公司来做增值业务,这可以说是广电系统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做了 一些增值业务——主要是利用有线电视网打内部电话和计算机联网,年底有一点分红。“ 操作上有不少不太规范的地方,这么做就是想实行条条的网络管理体制,把大家用共同的利 益扰在一起,关注网上的增值业务的发展。这个目的初步达到了。否则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 步,估计大家还在那儿空谈呢。” 1998年下半年,公司开始改制,因为“这种办法不行”。关键的一点是,有线电视网不 是这个公司的、但在这个网上叠加的业务是公司的。尽管大家集了资但对各区县局来讲收益 不大。区县局多发展5000户有线电视用户,就能多拿5000户的钱。但计算机联网接入可能做 了1000户,而收入不是直接给区县局而是集资者分的,因此限制了区县局的积极性,还是把 增值业务往后放了。 春节后淄博市广播局新局长上任,下决心彻底改制,对公司做股份制改造,把整个淄博 市的有线电视网放到这个公司里来。改制首先涉及到资产评估问题、比如博山区光纤多少公 里、接入用户数、设备有多少等等,基本上就是各区县网络的固定资产。因为算是内部改 制,无形资产一项就免了。现在资产评估正在进行当中,比预计的时间长了,“因为广播电 视系统的财务体制跟企业不完全一样,而且评估机构过去并没有对有线电视网评估的经验。 ”评估结束后各区县的有线电视网统一到公司来管理,区县局负责网络的人员成为公司员工, “从机构上来讲,就是我们在每一个区县都成立了一个分公司”,区县局在公司中占有股份。 有线电视台将只做内容,原则上除了基本的几个台之外,网络公司应该收取电视台的设备容 量占用费、年租用费,不过股份制改造没有完、电视台没有认真给、公司也没有认真分。涉 及到网络收益的问题还不清不楚。丁正告诉记者:“再经过一段时间,公司的情况就会更清 楚了”。 丁正的名片上写着:淄博市广播电视信息网络中心副主任、淄博广电信息网络发展有限 公司副总经理。网络中心主任刘广平是公司董事长。这种“一个班子、两块牌子”的做法, 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因为“我还是广播局的职工”。 问样是“一个班子、两块牌子”的中国有线电视网集团公司虽然已经成立,但运作起来 更难。陈晓宁说,有线电视业将按照集约化经营的思路,对原有体制进行改革,对原有资产 重新划分,业务重新分类,人员重新调整。广东、福建等地的省级有线电视网公司已经组建 或正在组建中。 方宏一的思路强调了有线电视的宣传作用。他认为,从中央到地方的有线电视网络哪怕 是公司化运作也要掌握在党的手里,基本业务和扩展业务这一块不需要网络改造,不需要更 多的投资,需要资金的是增值业务部分。所以可以在集团公司的基础上再剥离出一个网络公 司,是利用有线电视富余出来的带宽进行多媒体服务的网络,这个网络甚至由投资者控股都 可以。(待续)